何かにつながるための今日になればいいなと思っています。

     @江疏言。 一个年更。 去年晚了今年就提前吧嘻嘻嘻(…)


    小柠檬还隐约记得上一年的这个时候,它在原本那棵树上过得糟心透顶:热衷搞事的性子占了上风,等到它沉下心回过神来,已经到了近乎从零开始的境地。很多日子里它依靠对重新排序后生活的设想度日,以为终于得以避开不擅长的事物,凭一点满心欢喜应付剩余的时光——其实应付得还不赖。虽中间生出诸多起伏和转折,于这棵树它总算是有始有终,拿两张奖状、一个更靠前的学号,一点儿语言基础作尾声,如果没有7月11的晴天霹雳,这故事展开甚至称得上完满。

    小柠檬终于如愿盼到了换树(…)的时候,才恍然发觉哪里有什么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呢:不过荒漠一片。把改变的希望寄托于更换环境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呀。这里只有培育吵闹和喧哗的沙土,以及促使浮躁与烦闷茁壮生长的阳光。它偶尔在别的树边碰见小蘑菇,后者似乎还是它和小皮卡都熟悉的样子,究竟哪里不太一样了,小柠檬也说不清。它又怎么能说得清呢——两年前它追的番、喜欢的声优都是契机,又好像不单因为这些就做出了决定。远观是不能解决问题的,仇恨与鄙夷更不能。一定要架起沟通的桥梁,一定要摆正姿态,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。如果可以的话,小柠檬想。如果我可以的话,就让我成为搭建桥梁的混凝土吧。


    小柠檬在晚上写这篇,不晓得它该被定义为生贺还是流水账。转入六月大家都心浮气躁的,焦躁与不安如同热浪一般如影随行,但这是个吵闹,却十分凉爽的雨后夜晚。这叫小柠檬想到更早一点的时候,它用铅笔在黑色卡纸上写那些分别的话语时的情形——啊,明年它们又该面对新一轮的别离。明年这个时候小柠檬在哪儿,在干什么呢?它连这个都回答不了,怎么敢给出岁岁有今朝的承诺。

    有可能这是最后一更,但生活永不停止。正如有些祝福有些期许,有些牵念有些记挂一直存在,只是不择这样一个特殊时日,披上故事外衣珍而重之地讲就难以心安。谢谢小皮卡来了,在来到那棵树之前先经历了诸多坎坷,庆幸即便有人强加给它怀疑与恶意,也早有知心好友作伴。谢谢它包容小柠檬矫揉做作,看穿它鲜亮颜色下的苦涩汁水尚愿与它亲近。小柠檬依然希望此时小皮卡能与它在同一棵树上,但此处的确远不及它们起初构想得那样好,于是它便希望小皮卡所在的别处能使它所愿得偿。


    新的一年里小柠檬和小皮卡都在向前走,彼此都多了几个新墙头,想来也各自熟知了两三新友。往后隔开它们的就是海洋了,喊话也就不再那么容易传达。趁着相距不远再喊一次吧,小柠檬有点犹豫,喊什么呢:它只大概晓得小皮卡所憧憬的远方,而诸事顺利的可能又和一夜暴富的几率一样低;它既希望小皮卡能去到非常远、非常美的地方,又贪心期盼小皮卡仍能记着自己——只有这一次机会了吗——不是呀。除喊话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办法呢!小柠檬是不会让小皮卡找不到它的,它相信小皮卡也是。


    那就祝小皮卡开心,可以无忧摸猫无虑吃糖(…)身边都是能使它开心的事物,昂首向前时亦能哼出(不成调的)歌。


评论(5)
热度(2)
  1. 江疏言。-Kagiroi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!!居然!!一直!!忘了!!转发!!!

© -Kagiroi- | Powered by LOFTER